百年韻味  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 > 百年韻味 > 內容  
農耕始祖
歷史淵源
故事傳說
四必店訓
四味坊賦
故事傳說
更新時間:2015-3-25 12:47:01 共有[3154]人關注

  我國飲食文化源遠流長,趙氏四味坊麻花,源自道光年間,風行100余年,經歷6代傳人,蘊育了源遠流長的晉商文化,其中有不少獨特的店約行規和生動的經商故事,至今仍具有豐富的文化價值,如“雞叫頭遍,把式和面”、“不是頭遍面不舀,不是頭道油不攪”以及“木斗站隊”、“一枚銅錢鑒信義”、“吃上趙氏麻花,考中欽點探花”、“慈禧太后品嘗四味麻花”等傳說。無不充分體現了悠久的飲食文化底蘊和豐富的人文淵源,是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。

趙氏四味坊故事與傳說

  木 斗 站 隊

  
  趙氏四味坊麻花總店,至今珍藏著趙家祖先遺留下來的一只方底木斗,上面寫著“德盛號”四個字。多年來,四味坊從掌柜到伙計,都對這只木斗十分珍惜,倍加呵護。說起這只木斗,還有段故事哩。

  清道光二十二年(1842)稷山知縣李景椿,主持重修7年前因失火燒毀的縣城稷王廟。因工程浩繁,縣府財力不足,李知縣特以縣衙名義,出榜行文告知全縣鄉紳商鋪,請大家募捐銀兩。 但一時響應者廖廖,讓李知縣甚為惆悵。一日大清早,他正在二堂批閱公文,忽聽衙役來報,縣衙門外不知是誰放了一只木斗,更不知是何用意。知縣感到十分好奇,便同衙役出去察看,果然看見一寫有“德盛享號”的木斗,整整齊齊靠在大門邊,四周不見一人。李知縣用手提起木斗左右端祥,又托腮思忖一番,頓有所悟,速命衙役:“快去請東街德盛當鋪趙掌楊到縣衙面敘!
  
  原來,在縣衙門前放置木斗的,正是趙氏四味坊的創始人趙泰來。他于道光元年(1821)在翟店開設德盛享糧號,不久又在縣城開設“德盛”當鋪,因恪守信義,童叟無期,頗受縣人推崇,和李知縣也時有往來。此次他看見縣衙出榜行為倡儀為重修稷王廟募捐,有心立即響應,但又不愿搶先出面,以免引起商號同仁譏諷,便想出一個主意,讓店內伙計一大早送一只木斗在縣衙“站隊”,以此暗示樂捐之意。李知縣是何等聰明之人,立即心領意會,請來趙掌柜,當面接受他捐獻的紋銀300兩之后,讓他留下那一只木斗,仍然擺在縣衙門前,只不過在大門上貼了一張由李知縣親筆寫的紅紙,其文曰:
  
  急公好義名不顯,木斗無語勝千言:
  
  君子雅風遍稷邑,稷廟重光有何難?
  
  此文一經貼出,轟動全城官民。李知縣此文語重心長,教化崇善,“德盛當行木斗站隊”傳為美談,一時間全縣不少商鋪字號紛紛效仿德盛當行捐銀出糧,資助稷王廟修繕工程。次年,他知縣在稷廟落成后,特意合人將所有樂捐芳名勒石刻碑,以志不朽,其中“德盛當行合邑捐銀三百兩”也位列其中。那只木斗,從“德盛享”到后來的“趙氏四味坊”一直被趙氏后人珍惜,成為見證老店的實物之一。

 
  一枚銅錢鑒信義

 
  趙氏四味坊珍藏的老店實物里面,有一枚鐫有“光緒之年”的銅錢,面值二十文。說起這枚銅錢,還有一段來歷哩。

  話說清光緒三年,山西全境遭遇大旱,夏秋絕收,民不聊生,甚至出現人吃人的慘劇。稷山汾南勛得村趙家,原來在翟店和縣城開設“德盛享”糧號“和”德盛“當鋪,此時也因農商凋零、世百混亂而被迫關門歇業。趙氏第三代傳人趙玉珍,便決計率領玉潤、玉田等兄弟五人,渡河西上,到西安灞橋一帶煮賣麻花來謀生。初到西安,人地兩生。趙玉珍他們暫且租占臨街一間小屋,支鍋煮麻花,挑擔上街叫賣。
  
  一天清早,趙玉珍挑著兩只裝滿麻花的食盒,來到城西一條小巷轉悠叫賣,吆喝了半天,一直無問津,趙玉珍正打算挑上另轉他處,忽然從巷里走來一位頭戴禮帽身穿馬褂的年輕人,朝他招呼道:“賣麻花的請留步!罢f話間他來到跟前,買了10根油棧麻花,用麻繩提上扭頭就走。趙玉珍整理貨擔時,忽然發現地上還有一枚銅錢,拾起一看,這枚銅錢面值二十文,他便立即聯想到肯定是剛才買麻花的年輕人不小心遺落在地的,便不假思索,張嘴就喊他回來,誰知內位年輕人早已坐上一輛馬車絕塵而去。趙玉珍便把那枚銅錢小心地裝入自己口袋,此后幾天他有意識多在這兒轉悠,一心想等那位年輕人過來,交還他失落的這枚銅錢。果然蒼天不負有心人。第五天下午,他總算等到那位年輕人過來,便一把拉著他的衣襟,說明本意,當面交給他那枚銅錢,那位年輕人既驚奇又感嘆,連聲說道:”我光聽說河東來了一伙賣麻花的,咸甜脆酥四味都有,所以那天我專給我媽買了幾根讓她嘗嘗,沒想到你們還這樣講誠信,為一枚銅錢竟然找了我幾天!“接著他自我介紹,說他姓馬,在長縣衙當書吏,今日既然有緣相會,請趙氏麻花店再送幾箱麻花到縣衙,給知縣、縣丞他們做夜宵。說完他順手一摸懷里,不好意思地對趙玉珍說:“哎呀,真不巧,我忘帶錢了。干脆,這枚銅錢你先收著,就算定錢吧,明天一大早你把麻花送過來,我在縣衙門前等你!壁w玉珍喜出望外,滿口答應。
  
  第二天趙玉珍和伙計們挑著麻花,送到縣衙,果然見那位馬書吏在門外等候。進了衙門,見了知縣,馬書吏再三夸贊趙氏麻花風味獨特真好吃,知縣邊聽邊渤,也大加贊許。這件事一傳十,十傳百,城內百姓都知道連縣官都夸趙氏麻花好,便竟相前來購買,趙氏四味坊麻花從此在這一帶名聲大震,生意紅火。那位馬書吏從此也和趙家史弟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,互相之間來往不熠 來,趙氏四味坊在周至一帶置買良田40畝,種植小麥磨面粉,也多虧那位馬書吏從中多方周旋,幫忙辦理買地手續的,那一枚銅錢,也就成了他和趙氏四味坊之間講友情、重信義的象征,被趙氏后人長久珍藏,以作紀念。

  
  吃了趙氏麻花  考中欽點探花
  
  清朝末年,稷山縣塢堆村王文在,一等考中探點探花——甲第三名,從而轟動三晉,名聞天上。說起他考中探花這段軼事,還和勛重村趙氏麻花有點淵源哩。
  
  塢堆村離趙氏麻花發源地勛重村,相源只有七八里地,所以王文在對趙氏在翟店鎮開辦的德盛享糧號,早就熟知,而且經常打發家人去該店買油酥麻花來孝敬母親。同治七年(1868),早已獲朝考一等第一名、保和殿復試第一名、并已任七品京官的王文在,決定參加戊辰科殿試。臨考之際,特意捎信讓家人到老家稷山,從趙氏“德勵亨”糧號,給他買些油酥麻花,以備考試提籃食用。“德盛亨”糧號趙老板聞訊大喜,認為這是本店莫大的榮耀,趕忙精心搓煮,把麻花裝了滿滿一大木箱,讓王府伙計帶去,而且分文不取。麻花運進哀鴻遍野現之后,王府家人在考場提籃里用寫著“狀元及第”字樣的麻紙墊底,里面放了三十根油酥麻花,讓王文在提上進了考場參加殿試。按照舊時生場規矩,考生進考場,只能帶提籃一只進內,時面裝有食品和筆墨硯臺。別的考生帶的饃、餅等干糧一連三天在埤場中就礦工 ,干糧早已發干變硬,既不好咬又不好吃,而王文在帶的油酥入口脆酥,香氣誘人,更不膩味。吃了以后文思泉涌,下筆有神。殿試一畢,后榜貼出,王文在榮登一甲第三名,被欽名為探花!這不僅在稷山歷中上前無古人,就是在山西全省數百年來邊少有的。據說王文在此次殿試成績最佳,本應該是狀元,但因主考大臣多為江南人,把狀元、榜眼“遜讓”給江蘇洪鈞和湖南黃自元了。還有一種說法是:王文在家人給他準備考場提籃時,把寫有狀元及第“的麻紙不小心弄破了,那個“狀“字竟然不見了,所以才屈居探花,后來稷王一喧民間盛傳這樣一句順口溜:”吃了趙氏麻花,考中欽點探花!
  
  傳說王文在考中探花之后,在京師待詔封官期間,和洪鈞、黃自元等狀元、榜眼摘掛才郎,經常在一起飲酒品茶,吟詩作對。他特意請洪鈞他們品嘗從家鄉帶來的趙氏麻花,獲得眾人大加贊賞。王文在專門為家鄉麻花吟出一聯:
  
  搓搓揉揉拽拽,和面如雪,抻面如帶,勁舞空中三股繩;
  
  煮煮撥撥淋淋,下鍋似玉,出鍋似金,香透天下一根筋。
  
  湖南黃自元隨口吟詩和曰:
  
  八字一扭游江津,大汗淋淳顯風韻。
  
  入口即化舌留香,原是白面一根筋。
  
  那洪鈞在一帝聽罷,自忖本人為當朝狀元,凱肯遜讓他人?便也當場口占一首——
  
  煮江烹海騰煙云,浪里白條股股金。
  
  香甜酥脆妙無言,晉稷麥香天下聞。
  
  王文在聽罷二人吟詩,忍不住擊節贊賞:好詩!“好詩,聊聊數言,道盡我稷山麻花風情。當供名士吉言,必將風行天下矣!”

  
  “四味坊”麻花傳說
  
  當北京、西安、上海、蘭州等大城市超市擺出“四味坊”麻花時,一些上了年紀的人都盯緊了山西稷山出的這一名優特產:“四味坊”傳人出世了!“四味坊”的絕活亮相了。
  
  “四味坊”麻花真有這么大的魅力嗎?你看完這段傳說之后,一定會相信百年老店“四味坊”名不虛傳!
  
  光緒26年10月的一天,在河東城外的驛道上,黑壓壓擁來一對人馬。但見龍旗翻飛,煙塵滾滾,御道大臣統分左右,中間是慈禧的八抬大轎。
  
  城里城外跪滿了朝圣的百姓,誰不想一睹老佛爺的風彩?但是,等百姓千叩百吶、馬嘶鼓鳴之后,老佛爺的轎子早停在行宮中。
  
  慈禧連日來不斷西奔,每想起八國聯軍蠻橫無禮,犯我疆土,侵占京城,氣就不打一處來。加上趕路顛簸,她早已困倦無力。面對地方官員隆重招待的滿漢全席和地方名菜,絲毫提不起胃口。還是李蓮英揣摸到老佛爺的心思,忙問當地官員,可有本地特產,知府沒有絲毫準備,慌亂中猛想起稷山知縣送來的“四味坊”麻花,那可是他每天最離不了的食品,趕忙讓手下人拿來進貢。
  
  麻花相傳是宮廷食品,流入民間后,不斷改進工藝制作,較宮中麻花已大庭相徑。稷山的麻花全國獨樹一幟,四味坊麻花則是出類拔萃,與眾不同。葉赫那拉氏蘭兒是天下第一尊貴,什么可口珍稀的東西沒有嘗過?還眼認一根麻花?大家懸著一顆心,唯恐老佛爺鳳顏震怒,怪罪下來。盡管知府心中有數,清楚“四味坊”麻花是天下一絕。但千人千口味,何況吃慣山珍海味的、萬般挑剔的老佛爺呢?
  
  面對著黃燦燦、亮晶晶,形如繩頭、狀如荊條的稷山“四味坊”麻花,老佛爺仿佛饑渴的人望見甘泉一樣,喚醒她久違的食欲,她拿起一根一嗅再一嚼,鳳顏頓喜,一氣咽下整根麻花。李蓮英和眾大臣這才松了一口氣。慈禧吃完麻花,興致不減,難得有今天的好心情,詢問這是何方出的麻花,竟如此香脆味美!知府一一作答,老佛爺談興正酣,隨口說道:“味滿其中”。
  
  李蓮英乘機說:“老佛爺如此喜愛,就讓它作為貢品年年朝獻!”老佛爺隋著話音點了點頭。
  
  大清國已處于日暮西山朝不保夕時刻,慈禧從返回北京后,一大攤事情更令她焦頭爛額,哪還顧得上讓稷山“四味坊”的麻花朝貢呢。四味坊雖一度輝煌,但值清末明初兵荒馬亂民不聊生的年月,迫使老店慘淡經營。直到抗戰爆發,“四味坊”才泥牛入海,杳無蹤影了。在七十年代,西安有一老商人臨終之際,忽地睜眼對家人說了句:“能讓我再吃一口‘四味坊’麻花,死而無憾!”家人吃驚之余,除聽說過“四味坊”麻花,哪能尋到“四味坊”麻花?就連稷山人在那個年代想吃一根,也尋不著門。
  
過去在渭南、西安、稷山一帶鄉村里,老爺爺或老婆婆摟著小孫孫,還有一句沒一句地念叨:

  
  四味坊的麻花香,
  
  人人見了口水長。
  
  男娃吃了長成龍,
  
  女娃吃了長成鳳。

 
 
版權所有:稷山縣飛凱達食品有限公司 備案號:晉ICP備10202574號
地址:中國 山西 稷山縣 稷王南路東排3號 服務熱線:400-6969-052 傳真:86-0359-5526902  宏微信息提供網站技術支持
亚洲中文字幕一二三四区无